<acronym id="sgkeg"><small id="sgkeg"></small></acronym>
<rt id="sgkeg"><center id="sgkeg"></center></rt>
關閉
中南微博
人民微博
中南微信
歡迎您進入中南大學新聞網 現在是:
 

 

回到夢開始的地方--記1979級校友入學40周年返校紀念活動

來源:新聞中心 點擊次數:次 發布時間:2019-12-25 15:49:42 作者:中南大學大學生通訊社

中南礦冶一九七九級校友捐建的“風華園”揭幕

轉眼間,40個春秋匆匆過去。40年后的初冬,原中南礦冶學院1979級校友代表們再一次重聚中南大學,參加入學40周年返校紀念活動。他們一起重溫往事,一起為母校的發展建言獻策。

重返母校再相聚

11月3日上午九點,校本部和平樓、民主樓、采礦樓,冶金樓、地學樓,新校區機電樓……迎來了不同往日的熱鬧,中南礦冶學院1979級畢業生們相聚在這些地方,共敘同窗情誼。

機電專業的陳宏霞與李小晴是大學時“頭對頭,腳對腳”的朋友,她們重聚時緊緊抱在一起,捧著對方的臉怎么也看不夠?!袄钚∏缃裉焓侨讨⊥打屲囑s來的?!绷私獾嚼贤瑢W身體欠佳,陳宏霞一路上不停叮囑著她注意身體?!斑@樣的場景,好像回到了自己讀大學的時候?!?/p>

“我第一次來學校是用扁擔挑著行李來的,沒有家人送。每個月靠著10多元助學金生活,四年時間還硬是讓我頂過來了?!敝胤的感?,材料專業周育先印象最深的便是本部校門。不變的小米浮雕,不變的人像浮雕,而居于正中的“中南礦冶學院”變成了“中南大學”,卻也將這座校門和來來往往的中南學子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礦機專業的陳欣榮剛下車就去拿他帶給老同學的“禮物”。他在自己編著的詩集扉頁寫上了老同學的名字,作為相聚的紀念贈與大家?!皠e看他是是理工科學生,當時卻是我們系眾所周知的‘筆桿子’?!彼睦贤瑢W笑著說。大學期間培養的文學愛好,陳欣榮并未丟棄,他到現在還堅持寫詩,擔任中南大學北京校友會芙蓉詩社理事會會長。

自動化系的李建華和羅建輝站在民主樓入口那小黑板前,黑板上寫滿了待領取信件的收信人。羅建輝驚訝地指著黑板說:“建華,你看!還有你的名字在上面呢!”一瞬間,頗有些時空錯亂的錯覺,仿佛那一刻他們又回到了40年前。李建華無聲地佇立在黑板前,長久的沉默換來一句五味雜陳:“是呀,也許是40年前沒來得及領取的信件?!睅讉€校友與小黑板合影留念,而后緩緩地走向民主樓深處,至于那封或許真是40年前尚未領取的來信,還是讓它繼續躺在信箱深處吧。

四十年前生活照

在校園里三五成群地走著、看著、聊著,每位校友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盡管中南大學變大了許多,校本部卻并沒有什么“離其宗”的變化??吹浆F在大學生學習生活環境和學習方式,想到在沒有智能手機、沒有便捷交通運輸工具的四十年前,他們不禁感慨萬分。

“相比現在,當年的學習生活更加緊張?!痹W闱蜿牻叹殢埛@樣回憶,“我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六點鐘負責到各個宿舍把學生挨個叫醒,督促他們參加晨跑?!蹦莻€時候,每天早上老師都要拿著喇叭喊“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通報哪個寢室還沒有開燈。晨練結束之后,校園廣播便會播放經典的英文例句900句,這也意味著晨讀的開始。

當時各班級組織的晨讀里,還是以背記英文單詞為主。許多同學一手饅頭,一手書本,背記著,不知不覺入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也隨之發生?!澳莻€年代沒有手機等電子產品,也沒有像現在這么多的詞匯書籍,于是我們就會背英漢詞典。同學們背書認真到,吃飯的時候不小心把書都加在了饅頭中吃掉……”當時自動化系胡遠萍回憶道。等到上課,或者是下課短暫的閑暇時間,陪伴他們的便只有書了。因為專業書籍的缺乏,圖書館便成了他們備戰場所,有時為借閱一本書,還需提前起床去圖書館排隊,這樣圖書館開館前已經有很長的隊伍了。

到了晚上,洗澡卻成了難題。因為學校的規定,學生不能在宿舍燒開水,而全校又只有一個澡堂,想洗澡需要排很久的隊。為了節省時間,大多數同學最后都選擇在宿舍洗冷水澡。至于周末,那便是他們最為輕松的時候:幾個同學組團一起爬岳麓山或是去烈士公園游湖;在學校等著電影播放;或者拿著金庸、古龍的書一讀便是整個半天……

40年前的中南校園里,通過老同學的互相回憶,還有這樣一些人:他們的身影會準時出現在宿舍熄燈后的路燈下,晚課結束后的風雨操場上,凌晨時分的寢室書桌旁……現在已經是美洲投資銀行有限責任公司首席經濟學家的鄒剛便是借路燈讀書的同學之一。上大學時,他經常會拿著專業書籍,抓緊一天中這最后的時間完成自己的學習任務。作為當時的學生會主席,鄒剛每天在完成許多繁瑣的事務時,堅持保質保量地完成自己的學業,最終,他取得了雙博士學位。每到夜晚,待到學習任務完成時,冶金專業的林佐華便會與自己的室友一起在操場上鍛煉身體,單杠、雙杠、爬山、跑步等體育項目都在他們的鍛煉計劃中?!澳嵌螘r間,我作為學習委員,需要檢查班級里同學們的作業,往往等到檢查完后已是凌晨,接著我還要繼續在臺燈前復習功課?!被貞浧饛那?,林佐華現在依然感覺到每天都是那么充實,“很多同學總是在圖書館響起閉館音樂時,才想起自己需要離開了”。

謹以此事相告

雖然曾經的學習生活方式不太一樣,現在大學生遇到的許多問題他們40年前卻也曾經歷過。各個院舉行的座談會上,校友們暢聊著40年來方方面面的改變,也對學?,F在發展建言獻策,對現在的同學提出了自己的希冀。對于專業工作對口問題,畢業于冶金與材料專業的吳鑫華院士有自己的感悟:“我覺得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非常幸運的。對我來說,我是做了本專業的行當,當然希望后面能把專業上的東西多多利用起來。能把老師教給我的東西有用于社會,并發揚光大,應是畢業生力所能及的事情?!?/p>

因為知識的不斷更新,一部分大學生看不起自己學到的基礎知識,認為學習到的基礎知識對解決新問題沒有什么作用。發現國內首個計算機病毒的專家高國明卻認為自己在大學學到的知識是非常必需的?!半S時代的發展,知識是一直在發展前進的,但萬變不離其宗,發展前進是在原有知識基礎上,就比如工科離不開微積分一樣?!?/p>

面對娛樂方式的變化,冶金系的唐謨堂在欣慰的同時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我們那個時候沒有現在這樣繁多的娛樂活動,但也因為如此,我們更能沉下心來學習。而現在的學生更容易被外在的東西迷惑,忽視學習,這是不正確的”。他也用自己的例子,給現在的大學生提出了希望:努力鍛煉身體?!暗搅?0多歲,我明顯感到自己身體在變弱,但我還是堅持每天鍛煉。的確,身體是革命的本錢?!?/p>

在計算機院校友們回院座談會中,聽到了許多“前輩”的建議后,新時代大學生感受頗深。計算機學院2019級學生胡義鳴看到師長40年后的重聚,心中頗有所動,而看到師長們都各有所成,更是欽佩他們當時的毅力與拼搏的決心?!拔蚁M约阂膊荒芫窒抻诒緦I內的東西,要勇于去了解、樂于去追求更多更遠的東西?!痹趲熜指邍魃砩?,胡義鳴看到了醫學與計算機碰撞出的火花。涉獵廣泛,處處留心,這是他今天收獲的。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際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奮斗。老校友的返校紀念活動,不僅讓他們重溫了昔日的時光,也讓今日學子們感受母校經歷了數次革新、多年積淀所形成的文化底蘊。母校厚重的文化,增強了學子們的“歸屬感”,也為學子們的拼搏注入更加強勁的動力。


圖說中南

新聞排行

球探彩票